旅游资讯
旅游资讯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天目月乡稻田艺术季
旅游资讯 2020-03-02 11:51

图片 1

沿着“两山论断”走进“临安景区”

临安,杭州市第十区,浙江省美丽乡村示范县。巍峨的天目山从西北蜿蜒而来,在浙江省西部筑起了一道生态屏障,也给了临安“九山半水半分田”的地貌和“村在林中、林在村中”的生态优势。如何将美丽生态转化成美丽经济,是当地农业、农村、农民实现跨越发展的关键。

数千年来,国人与茶相伴相依,有朋自远方来,必会呈上一盏热茶,以表达主人的热情。

沿着“两山论断”走进“临安景区”

早在20世纪90年代,天目山脚下的一户户人家就自发搞起了农家乐,早早地尝到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甜头。

一粒谷子,抽苗,结穗,成熟,最终归回大地,这是一场生命的轮回。 近日,天目山下,一场稻田里的艺术季正在上演,为你讲述稻田与茶、与艺术的故事。

——浙江临安村落景区建设走笔

近几年,全国各地乡村旅游蓬勃发展,临安也最早体验到了发展的阵痛。光有美丽乡村的外壳却不具备造血功能、旅游产品雷同造成“千村一面”、缺乏专业化的管理运营等问题制约着临安乡村旅游的进一步发展。

▲天目月乡稻田艺术季

孙鲁威 记者 蒋文龙 朱海洋

面临提质升级的迫切考验,临安区探索把村落景区打造成兼具村落味道与旅游业态的乡村新社区。其核心是将各种乡村要素进行优化再融合,使生态、文化、设施等都围绕“美丽经济”转,同时采取市场手段,实现社会化投资、专业化运营。2017年初,临安区提出村落景区项目,计划通过3年努力覆盖54个行政村,占全区四分之一的村庄,打造出30个精品村落景区,其中15个达到3A级以上村落景区标准、10个达到3A级以上旅游景区标准。

以茶为媒,打造月乡茶会、天目月乡稻田艺术季

杭州市临安区位于杭州与黄山之间,千岛湖以北,境内有佛教名山天目山。夏日的临安,满目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就是谁的金山银山?临安给了答案:绿水青山必须是农村治理、农民增收、市民乐享的“金山银山”。

“科学把握乡村的差异性和发展走势分化特征,做好顶层设计,注重规划先行、突出重点、分类施策、典型引路。现在临安在乡村振兴战略中找到了思路和方向。”临安区委书记卢春强说,通过制定规则标准、个性化规划设计、社会化投资建设和专业化运营管理,重新发现、认识、挖掘乡村的价值,将一个个村落精雕细琢成个性鲜明的景区,跨进了乡村振兴的新境界。

深秋已至,天目山中漫山红遍,层林尽染,禅林古道铺满金黄落叶。一封来自天目山的邀请函传遍网络,邀请各地的人们前往天目山稻田、山谷间品茶,观看稻田里的艺术表演。

作为实现“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重要举措,去年,临安区委、区政府提出,以全域景区化为统领,以创建村落景区为载体,实施“美丽乡村提升三年行动计划”。由此,临安成为浙江首个全域部署推进村落景区创建的县。

1.从“盆景”到“风景”——村落景区有了首创的临安标准

10月19日,天目山镇月乡茶会开幕,天目山下的民宿、农家庭院、美术馆、禅源寺广迎茶客,与来客共赏天目山间胜景、共品天目佳茗,探寻天目禅茶文化和天目盏的悠久渊源,交流茶艺心得。

6月4日,临安对去年村落景区现场验收结束,结果显示,首批10个村落景区303个项目中,有294个全面完成。截至目前,总共完成投资35557万元,其中政府投资13777万元,社会投资21780万元。

走进临安,会发现这里的乡村干净整洁、井然有序。垃圾、污水统一处理,导览图、标识牌一应俱全,家家户户的住房外立面和庭院也都精心打理过。

▲月乡茶会、乡村市集

临安区正在变成“临安景区”。

井然有序的背后是顶层设计。2017年4月,临安创造性地提出了“村落景区”的概念,一笔一画将所有规矩写进了《村落景区临安标准》,写就了浙江省第一个村落景区建设的地方标准。

与此同时,由中共杭州市临安区委宣传部、杭州市临安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天目山镇人民政府联合奉常文化、LINK文化实验室共同主办,杭州那月乡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协办的“天目月乡稻田艺术季”在杭州市临安区天目山镇月亮桥村的稻田中隆重开幕。随着天目山邀请函的扩散,本次艺术季不仅吸引来大量游客、设计师、创意人和生活美学家们的围观,还引发了众多媒体的关注——人民日报、新华社、中新社浙江分社、中国网、农民日报、央广网、浙江经视、浙江之声、杭州日报、以及生活方式类媒体一条、二更、抖音、马蜂窝、《tea》杂志等都来到活动现场,聚焦这次稻田之上的国际盛宴。

“村落景区”成为乡村振兴总抓手

打造村落景区,到底是以景区为主,还是以村落为主?是村落服从于景区,还是景区服从于村落?答案就藏在《标准》里——

▲稻田茶会

图为湍口镇红毛狮子非遗传承馆

“全村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全市平均水平,低收入农户收入增长超过15%”;“村集体经济有稳定的经营性项目收入,年度经营性收入超过10万元或年度增长超过30%”。

本次天目月乡稻田艺术季,共包含开幕稻田茶会、“大地之美”演出与走秀、稻田晚宴三个篇章。当天下午1点,此次艺术季的嘉宾们纷至沓来,来自国内各省市及马来西亚等地的30位知名茶人——如中国台湾知名茶人郭亚珊、香港心月茶室创办人余文心、马来西亚茶人赵美玲、煎茶道知名茶人回香、国家茶艺技师茗然、潮州功夫茶茶人李杰、武夷山资深茶人朱衣等皆汇聚于此,选用各地好茶,在开幕茶会中彼此品鉴交流。茶会分别设有创意茶席、功夫茶茶席、榻榻米茶席、咖啡席、酒席五类茶席,当代茶美学在稻田之上完美亮相。

临安历来都不缺风景,缺的是对景区优势的利用机制。美丽乡村建设让临安往前又跨出一步,把村庄与景区融为一体。这一做,带来的是乡村治理又向前跨进了一大步。这一步,跨进了乡村振兴的新境界。

“我们不是要造盆景,而是要让村落成为灵动的风景。”临安区农办主任陈嫩华解释,村落景区和普通旅游景区不一样,发展村落才是打造村落景区的根本所在,“普通的旅游景区更侧重于旅游,而村落景区更关注老百姓是不是得实惠、村集体收入能否增加。”

▲茶人品茶畅谈

临安乡村旅游起源于1994年的天目山区域。农户依附于旅游景区,做些餐饮、住宿、购物等配套服务。十年后的2003年,以实施“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为标志,浙江全域开始了系统性的美丽乡村建设。临安也实施了“绿色家园、富丽山村”等一系列创建行动,并在全省率先编制了《临安市农家乐乡村旅游发展规划》。又是一个十年过去,到2013年底,临安农家乐床位数超2万张,餐位数近6万个,农家乐村达到39个,遍布11个镇街。

《标准》更是将与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村域布局、村庄环境问题摆在了最重要的位置,开宗明义地提出:“编制与土地总体利用规划相融合的村庄规划,做到生产生活分离,空间布局合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笛声与钢琴声一起在金色稻田响起,国际音乐家真砂秀朗先生和稻垣雅纪配合默契,共同演奏了一曲对土地的赞歌,乐声回归自然本色,以最接近土地的方式引起听众的共鸣,人群静默,只有稻浪“沙沙”,似在为琴曲和声,引人无限遐思。当日光取代灯光,群山环绕间,稻浪簇拥,舞蹈家苳英里香为这次稻田艺术季献上了三支舞蹈,舞者与秋风、大地共舞,如诗如画,舞姿变幻如同山峦起伏,暗合自然丰收之理。在这里,稻田亦是秀场,秋日余晖下,国际服装设计师真砂三千代携手35位模特,共同打造“布与和谐”主题秋冬服装秀,模特身着天然面料所制衣物,在田埂之上走动,落下了金色的光华,人衣自然融于一体。

2014年,临安启动了农家乐专项管理提升工作,引导农家乐向民宿、乡宿转型。2016年4月,浙江省推出了“深化美丽乡村建设行动计划”,浙江省十四次党代会部署了“万村景区化”建设任务。这次,一直走在前列的临安没有一个十年好等了。继续当好排头兵,加快推出美丽乡村升级版,成为临安需要马上解决的重大理论和现实课题。

标准先行,规划跟上。2017年4月,9个专业规划团队分别与首批打造的村落景区一一对接,通过一对一规划,为乡村发展勾勒蓝本,挖掘更具特色的风土人情,拓展乡村旅游的内涵。

▲国际音乐家真砂秀朗和稻垣雅纪联合表演

新一轮美丽乡村建设,临安的重点是“全域化、规范化、机制化”的村落景区创建工作。临安把这项工作作为实现乡村振兴的总抓手,以及作为“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重要举措。2017年3月,区委、区政府印发了《美丽乡村提升三年行动计划》,要求围绕美丽村庄、美丽农业、美丽家园和深化农村改革等四大方面提升建设水平。村落景区创建要从培育村落景区和打造村落精品两个层面推进,确保通过三年努力,实现287个行政村的村落景区培育全覆盖,打造30个村落景区精品,其中创成15个3A级及以上村落景区。

有了统一的规划,每个村落景区都可以对照各项标准,缺哪块补哪块。“环境、交通、设施、服务、人文、经济、安全。”陈嫩华对这七大项内容了然于心。《标准》就像一本书,寥寥几页纸看似简单,却包含了浙江省美丽乡村建设的经验。

▲国际舞者苳英里香表演独舞

区农办牵头组织开展全区村落景区的创建工作,建立了村落景区规划项目库,共计50个村落景区,涉及71个行政村,其中的35个行政村已是美丽乡村精品村。2017年创建10个村落景区;2018年新建村落景区12个、提升3个。这些村庄不仅有旅游资源,有美丽乡村建设基础,更有干部和农民的积极意愿和干事能力。特别是经过2012年实施的“农村文化礼堂”建设、2014年启动的“好家风”建设,打造了良好的社会基础。和谐的社会风气与优越的生态环境一起组成了“村庄景区”建设的向心力。

2003年,以实施“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为标志,浙江全域开始了系统性的美丽乡村建设。临安也实施了“绿色家园、富丽山村”等一系列创建行动,并在全省率先编制了《临安市农家乐乡村旅游发展规划》。

▲田埂之上35名模特走秀

一年来的实践证明,村落景区建设不是美丽乡村的升级版,也不是农家乐、民宿、休闲观光农业的升级版,而是美丽乡村建设质的飞跃。经过20多年的发展,美丽乡村建设在乡村振兴的新背景下,实现了新突破。村落景区化的过程,是农村关系重新建立的过程。村落景区不再仅仅是美丽乡村打造的环境美,而是以“旅游+”推进的美丽环境、美丽产业和美丽治理,是更高、更广层面上的美丽乡村建设。村落不仅生产物质产品,也生产非物质性景观产品;村集体和农户不再是各干各的,而是实行公司化运营。当农产品实现了卖原料向就地消费转型,农民实现了从生产收益向服务收益转型,村庄管理实现了无业化向物业化转型,其发展的前景就是城乡一体化。

2014年,临安启动了农家乐专项管理提升工作,引导农家乐向民宿、乡宿转型。2016年4月,浙江省推出了“深化美丽乡村建设行动计划”,浙江省十四次党代会部署了“万村景区化”建设任务。

▲天目月乡稻田艺术季艺术家合影

“村落景区”推动农村改革全面深化

如今,临安加快推出美丽乡村升级版,将农村资源优势、生态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发展优势,探索出村落景区在全域化格局下的乡村振兴新路子。

中国人将对美食的热爱刻在灵魂深处,一场稻田间的文化盛事少不了一席丰盛的稻田晚宴。晚宴由著名主持人、中国最美女声春晓担任嘉宾主持。开宴前,天目山镇党委书记刘周洲代表当地乡民,向远道而来的客人们介绍了天目山的文化渊源与自然背景,她在答谢环节中指出,希望通过此次稻田艺术季让更多的人走进天目山,了解天目月乡,推介天目山,以熟悉且舒适的新生活方式唤起回乡的热情。据悉,稻田晚宴由乡村主厨掌勺,以天目山的时珍、特产为食材,采用本土烹饪手法,主食选用天目月乡的稻田新米,完美呈现最天然的乡村滋味。伴随着若有似无的稻香,就餐嘉宾自由弹响吉他,大家一起分享纯粹自然的快乐。

图为河桥镇的陈雨英和她的行宫燕楼民宿

2.从“独奏”到“合奏”——串珠成链把乡村建成大花园

▲天目山镇党委书记刘周洲晚宴祝酒

天目山村落景区由围绕着天目山的白鹤村、月亮桥村、徐村、天目村四个村庄合力打造。月亮桥村去年拿到了“浙江省3A级景区村庄”牌照,如今拥有漂流景区1家,农家乐10余家,民宿4家以及其他旅游设施,年接待游客超过10万人次。村里还成立了冬瓜社,冬瓜社的首个投资项目就是“月亮工坊”民宿开发。目前四个村各自发挥优势,合力打造“天目月乡”高端村落景区。

太湖源、天目山、大明山、浙西大峡谷……除了这些传统的景点,近两年,来到临安的游人更愿意深入那些曾经名不见经传的村落,看千山含翠、风摇竹影,看红叶古村、雪打梅花。

▲晚宴主持、中国最美女声春晓

湍口温泉村落景区包括湍口镇的湍口村、迎丰村、三联村3个行政村,主题是健康养生,联合后,又增加了文化主题。众安、芦荻、凤凰山温泉度假酒店能够满足高端消费需求。村庄景区建设后,以迎丰村的红毛狮子灯为主题的非物质文化传承馆,历史人物杨震纪念馆和迎丰书院组成文化旅游板块,使得这个景区养身又养心,去年接待游客14万人次。湍口镇人大副主席郑丽芳告诉记者,镇里投入大量资金,新增了环镇慢行系统、特色亲水平台、芦荻泉体验公园、交通管理系统等设施,强化整体“景区”概念。

从“一处美”到“一片美”、从“一时美”到“持续美”,变化正悄然出现在广阔的临安乡村。如何打破行政村的界限,统筹村庄发展并突出特色,是当地一直在探索的课题。

▲嘉宾弹奏吉他

唐昌古镇村落景区位于河桥镇,地处清凉峰省级旅游度假区核心区域。这个1300多年的古镇,现存清末明初徽式建筑近百幢。2001年被确定为浙江省级历史文化保护区,2015年成为省级历史文化村落保护利用重点村。2016年底河桥镇实施了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工作,整治区域范围约70公顷,投资约1.1亿元。如今的柳溪街精品街区、昌文线特色街区和老街核心整治区已经完成,成为浙江省小城镇整治样板镇。今年河桥村、云浪村、泥骆村正在合力打造唐昌首镇村落景区。

一年前,当高虹镇党委书记黄生云得知辖区内石门、龙上、大山三个大山深处的村落要联合打造“龙门秘境”村落景区时,很是振奋。

▲稻田之上的晚宴

民宿是村庄景区的窗口。民宿的发展需要有政策的支持。2017年,农村宅基地产权制度改革试点在天目山镇一都村和周云村实施。通过规范行使宅基地集体所有权,多途径保障农户宅基地资格权,适度放活宅基地使用权,推进了村庄规划实施。特别是探索了宅基地的规范取得,统筹置换,有偿调剂,盘活利用的路径。在落实宅基地集体所有权基础上,通过保障宅基地取得资格权、房屋的财产权,适度放活宅基地使用权,探索宅基地三权分置的操作办法,使得农村闲置宅基地成为发展乡村旅游、养老文化、教育产业的有效载体,释放出制度改革的红利,打通了资产变资本、资本变资产的渠道,既盘活了空间资产,又规范了秩序。深得民心。

“高虹镇有很多散落的、原生态的资源,但一直处于‘藏在深闺无人识’的状态。”黄生云介绍,以前大家只知道高虹镇是工业强镇,生态休闲旅游的特点常常被人遗忘。

为了让大家更好地熟悉天目月乡,亲近自然乡土,天目山镇特在月亮桥村设了一场乡村市集,除了当地民宿的伴手礼和文创产品展示外,当地村民积极参与,纷纷拿出自家手作的当地物产,品种多样、原生态,乡村市集不再是单纯的采购,更带有文化交流的意义。

68岁的陈雨英年轻时为照顾孩子上学去了杭州,“什么活儿都干过”。2012年她回到柳溪江畔的河桥,筹集了近300多万把三幢旧房改造成“行宫燕楼民宿”。取名“行宫”,是因为当年皇帝宋理宗驻跸过。开业两年来,随着美丽乡村建设步步深入,她的心劲越来越高:定位是“外婆家”,要给游客一个家,有妈妈味道的家。11个房间格式不一,都是陈妈妈亲手打理。记者劝她不要太累了,她说,做这行有政府支持,一定要把民宿做好,不管多少苦都能吃得消。

如今,3个村打破行政规划成为一个有机整体,同时在区位、资源、功能定位上又有所区分。

▲乡村集市

40多岁的吴君飞和吴君夫妻俩的孩子就在河桥镇读中学。他们投资200万,把自家老宅改造成了“临安上舍民宿”。老砖老梁新装修,江鱼河虾旧味道。几个内饰各异的独立客房依附在主宅身旁,就像性格迥异的孩子依偎着父母。他们就是用这种情怀经营着民宿,妻子吴君做的饭菜让人不能忘怀。由于接待能力有限,只有9个床位,主厅只有一张大圆餐桌,但他们说,再多了也照不过。去年纯利润接近40万。

“村落景区打造完成以后,游客从石门进来,一个村一个景,移步换景。”高虹镇镇长吕云燕说,石门村的主要特色是历史文化,村里保留了许多明清古建筑,那就打造成历史文化古村落。龙上村有良好的生态休闲旅游资源,村里的狮子山已经是远近闻名的攀岩基地了,可以主打“户外运动牌”。大山村的海拔最高,有原生态保护完整的高山植被和华东地区最大的金钱松林,现在老百姓已经自发开起了农家乐,未来要引进更多高端民宿。

▲琳琅满目的乡村在地物产

“村落景区”要让村集体经济壮大起来

村落景区规划吸引了在外经商的高虹人回归。浙江金诺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娄敏就是高虹镇人,如今回到自己家乡,成为“龙门秘境”村落景区的运营商。

连接乡村与都市,月乡盛会博得多方关注与好评

图为:天目山镇的“月亮工坊”第三期

从小在山里长大,娄敏了解高虹打造村落景区的优势,从村集体合作社流转来闲置农房和土地,开起了高端民宿,种起了金丝皇菊。

田埂之上、稻浪之间,用茶艺回望历史,用音乐唤醒大地,用舞姿抒发情感,用走秀描摹画卷,用琴声拨动心弦,将艺术融于自然,本次稻田艺术季为天目月乡的乡民和嘉宾观众们呈现了一场顶级艺术盛宴。月乡茶会向所有爱茶之人敞开怀抱,共同品味茶味悠然;乡村市集展示售卖本土手作、农特产品,体验乡村赶集风潮。

2017年4月,临安区发布了《村落景区临安标准》,涉及环境、交通、设施、服务、人文、经济、安全7款28条。同时,按照创建等级制定了2A、3A、4A级村落景区实施细则,分别都有几十条的计分要求。其中最难把控的是“经济”款中3条动态的经济指标:“1.农民收入持续增长。全村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全市平均水平,低收入农户收入增长超过15%。2.集体经济来源稳定。村集体经济有稳定的经营性项目收入,年度经营性收入超过10万元或年度增长超过30%。3.村级产业特色明显。村内至少有2个以上特色产业。农村电子商务、民宿、休闲观光等新型业态稳步发展。”

“现在,大山的女儿回来了。”娄敏笑着说。

音乐家真砂秀朗分享了自己的演出体验:“我一直在探索艺术和土地的关系,艺术中最美的东西就是人和自然的调和。我们身边的这片稻田,正是人工和自然平衡中的造物。追求人与自然的平衡,是我的艺术方式,也是我的生活方式。这次在天目山稻田中的演出,带给我截然不同的表演体验。在这里我感受到了天目山田野的魅力,并且深深吸引着我。”

临安区农办主任陈嫩华说:“带动本地人就业是我们的初心。而农民发展问题安排好后,怎样把村集体与村落景区建设结合起来,壮大集体经济,迫在眉睫。”据他介绍,月亮桥村去年村级组织办公运行化费44万,其中39万来自各级补助,村集体仍负债330多万。现在的办法是:一靠产权制度创新,把集体所有权变成所有权益,月亮桥村通过建设“月亮工坊”项目,实现了租金收入;二靠政府规划整合,通过再造村落景区,把月亮桥村与周边3个村规划成一个项目,打破行政界线,通过服务系统的完善,创出“项目产业”这一新业态。

临安从不缺少美。村落景区打造如同一根丝线,串起散落在临安大地上的一个个美丽村落,将它们连成“自然生态型”“历史文化型”“产业结合型”等主题各异的村落景区。

▲音乐家真砂秀朗发表感言

在“月亮工坊”三期时尚的建筑里,月亮桥村委会主任张卫荣介绍了运作方法。这栋老房子的原住户家庭人口少,想改造又没资金。村里用0.4亩的宅基地置换下这个占地0.8亩的老房子,原住户则用村里补贴的26万盖了新房。村集体补贴和装修总投入约200万,如果按照一年十万的租金出租,对村集体来说解决不了啥问题,最后商定用一次付款300万的方式出租了30年使用权,每年还照收物业费。村支书陆法明说,300万可以做大事情,形成集聚效应后,村集体与农户都能得到发展。据测算,临安农村目前约有20%的住房可以置换和利用起来,每年还有500亩的复垦土地,这些都是集体经济的潜力所在。

湍口镇,一个连名字里都蒸腾着热气儿的山水泉城,如今正变身为以温泉度假养生为主题、与浙西民俗文化交相辉映的村落景区。

本次稻田艺术季的主持人春晓老师表达了参与此次稻田艺术季的感受:“对于中国人来说,稻田也许是整个民族走向丰衣足食的开端。现在,这个世界大部分人都在都市、乡镇里生活,逐渐远离了大地,失去了和土地的联系。今天到来的艺术家们都是对大地有深厚感情的人,他们以自己的方式,探索艺术的起源,表达人与自然的关系。今天能够来到天目山下的稻田,与大家一起喝茶,领略大地之美,我感到非常开心和感动。”

村落景区建设中,临安的最大特点是,先定标准,对标做规划。标准看似简单,但包含了20多年浙江对美丽乡村建设的经验。标准在“服务”一项中提出:“有专门管理机构。成立专门的村落景区管理机构。鼓励采用公司化运作模式。”

从高空俯瞰,湍口宛若一块碧玉,镶嵌在临安西南山区盆地最中心。浙江历史上曾记载有四大古温泉,湍口镇最负盛名的就是其中之一的“芦荻泉”,其泉眼就在山间盆地的最中心。

天目月乡稻田艺术季落幕后,现场观众意犹未尽,不少观众都是全家出游,其中一位观众说,“非常幸运能够参加这场活动,在乡村的稻田之上欣赏到这么一场演出,不论是茶会、音乐舞蹈表演还是走秀,都让我感受到人与自然的和谐一体,我感觉时光在这里都变得悠长了,我很享受,希望以后能够在乡村多点这样的文化盛事。”

记者了解到,目前在临安,有引进第三方独立运营、旅游公司托管、村集体成立公司、村集体与引进方合资等模式,要求合资公司村集体至少占干股20%。陈嫩华说,定下这样的标准,就是想把村落景区维护好,让集体经济持续有收益。今年,区政府又推出了乡村振兴发展基金,村落景区有好项目可以申请,但必须要有固定回报。政府也探索用政策资金的投资转型推动村落景区经营转型。以往,政府对农村投资更多投向基础设施,如今是投向作为产业平台的村落景区。

经过多年来美丽乡村、风情小镇、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等项目的实施,湍口的温泉产业已初具规模,去年接待游客接近14万人次。如何将这一产业优势继续扩大?如何带动周边的乡村协同发展?

这次月乡茶会和稻田上的艺术表演也给当地村民也带来了全新感受。一位天目月乡的乡民感叹道:“很骄傲很自豪,这样大型的活动能提高月亮桥的知名度,对村庄发展是大大的好事。”

陈嫩华说,村落景区建设投资与美丽乡村建设投资不同,资金不到村而是投到项目上。项目完成了但不符合村落景区标准,拿不到旅游部门验收命名的牌子,依旧拿不到钱。去年,5个景区拿到了3A景区执照。河桥、湍口两个镇以前是临安最穷的地方,现在一年大变样。下一步,两个镇将连起来做大景区。陈嫩华说:“下次你们再来,就该找不到地方了。”他给我们看天目山景区的徐村游客接待中心的照片,中心门口挂了十来个牌子。每个牌子都是一个项目,影视基地、大学基地、艺术作坊等等。

2017年,湍口村、迎丰村、三联村决定携手打造“湍口温泉”村落景区。湍口镇副镇长胡跃明介绍:“三村联合建设的村落景区主题是健康养生和民俗文化。村庄景区建成后,以迎丰村的红毛狮子灯为主题的非物质文化传承馆、历史人物杨震纪念馆和迎丰书院组成文化旅游板块,使得这个景区养身又养心。”

▲月乡村民接受采访

记者走访发现,围绕中心村、精品村、特色村、历史文化村落等创建项目,活跃在乡村里的人已经不再是传统农民了,他们与城里人的区别就是他们经营绿水青山。绿水青山之下,道路硬化,村庄净化,路灯亮化,庭院美化,垃圾消化,河道清化,实在是“让城里人羡慕”,他们愿意到这里消费。

3.变“输血”为“造血”——让农村沉睡的资源渐渐活起来

在这里,稻田与艺术结合、乡村与都市融合,乡村这片广袤的土地上唤醒人们最本真、纯粹的自然情感,也让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将自己的目光投放在这片大地上,创作出与这片土地交相辉映、相辅相成的文艺作品。

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重点。产业要兴旺,首先要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问题。

多重探索,以生态、人文、艺术之力助推乡村振兴

陈嫩华介绍:“村落景区的建设不是政府大包大揽,政府资金是有限的,补助标准也是有限的,关键还是要引进社会资本。”

“天目山镇的生态资源非常丰富,坐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天目山,又有悠久的历史文化背景和风景如画的旅游基础。如今,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首先,我希望能在这片代表丰收的稻田中,展示天目月乡村落景区的建设成果,推介村落景区的历史、人文、物产,把大家吸引过来;第二,以文化为纽带,吸引各界人士了解月乡、回到月乡,回归乡村创业;最后,我希望可以传播健康时尚的生活方式,让乡村生活更有仪式感,景区更有生命感。”谈起举办本次活动的初衷,天目山镇党委书记刘周洲说道。

2018年5月30日,临安区首批10个村落景区通过验收,其中9个已经引进了专业的运营公司。据了解,目前已落实的村落景区专项资金中,政府奖补资金1.38亿元,主要用于基础建设和公共配套,撬动社会资金2.18亿元,主要用于资源开发和经营管理。

近年来,天目山镇积极依托独特的自然生态资源和深厚的文化底蕴,充分发挥生态、区位、文化的优势,致力于中部崛起和大天目战略探索实践,为天目山地区的乡村振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村镇发展有了信心和动力,越来越多的村落从“要我建”变成“我要建”,纷纷加入到村落景区的创建中来。希望的田野里插上了市场的翅膀,沉睡在农村的资源渐渐活了起来。

自2017年打造由白鹤、徐村、天目、月亮桥四个行政村共同组成的“天目月乡”村落景区以来,天目山镇多次邀请规划单位、旅游营运团队、策划专家、媒体大咖等旅游业相关专业人士进行“头脑风暴”,为示范型村落景区建设出思路、献点子。此次天目月乡稻田艺术季的顺利举办,不仅是当地文化机构的通力合作,更是源于天目山镇在乡村旅游品牌打造方向上的不断探索,是天目山镇在村落景区建设中的又一次大胆尝试。

“天目盈山皆壑,飞流淙淙,若万匹缟,一绝也。”翻开临安天目山村落景区布局图,白鹤村、月亮桥村、徐村、天目村依次向巍峨的天目山靠近。2017年开始,四个村庄决定各自发挥优势,携手打造“天目月乡”村落景区。在规划设计、项目申报等方面完全打破行政区划,政府投资的一期建设项目共68个,包括游客服务中心、公共厕所、停车场等基础设施的配套,以及沿线景观、美丽庭院、河道水质等的全面整治。

在今年9月份的天目月乡示范型村落景区建设汇报中,刘书记就提出,村落景区是山水林田湖的自然集聚和后天雕琢,不是“村落”和“景区”的简单叠加,也不单纯是将“村落”改成“景区”,有生命力的村落景区,对内需影响到村民,对外可辐射到游客。

“诗话月亮桥、醉美天目山”。月亮桥村是整个村落景区打造的核心区块。但是村落景区建设之前,月亮桥的村集体收入十分微薄。“在村落景区建设过程中,村集体把村里闲置的老房子收购回来,变成集体资产,再统一打包,由村里统一招商,增加村集体收入,盘活沉睡的资源。”村委会主任张卫荣说。

▲天目月乡月亮米

在月亮桥村,由闲置农房改造成的特色民宿就有10幢,村民所有、村民经营的“月亮工坊”民宿集群已初具规模,并开始打出品牌。

从这个角度来看,此次茶会正是以茶为媒介,把生态、人文、艺术紧密结合起来,共同追溯探寻天目茶文化;活动又以自然稻田为出发点,让人们因艺术而与乡土邂逅。它从多方位多角度展现了一方小小的稻田之上所能带来的能量,突出了天目月乡的别样魅力。

古树石桥旁,溪流绕村堂。沿着清澈见底的溪水,13.8公里绿道把月亮桥的民宿、徐村的产业、天目村的党建、白鹤的美丽庭院连了起来。生态农业、高端民宿正在集群式发展,显着增加了村集体收入。

▲天目山全景

“以前对村落景区建设不太积极、不太理解的村民们,现在见到我们都感叹,这样做很好,早这样做就更好了!”在村落景区建设过程中,天目山镇人大副主席石华莲见证了村民们心态的变化。

借助此次活动,天目山镇将城市的资源引回乡村,希望能够通过将当地文化、本土特色结合新潮艺术的表演形式,吸引更多人才走近乡村、了解乡村,体验乡村生活,发现创业商机。通过大举文化牌,天目山的各路物产——古法烧制焕发新生的天目盏、土生土长的月亮米、素有古今绿茶名品之称的天目青顶、香糯可口的天目小香薯,在此次艺术季也有了一次集中展示亮相的机会。未来,天目山镇将通过举办更具多样性的乡村活动,引进精品民宿、度假村项目,并加强“互联网+”思维,搭上电商平台,将本地产品、伴手礼销售至全国各地,相信通过这些举措,能够吸引越来越多的游客、投资者来到这片土地,将更多目光和发展机会投放到天目山,真正打通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的转换通道。

4.从外在美到内外皆美——农村发展有了持久的生命力

还未到最美的时节,太湖源镇指南村就已经迎来了不少游客。“村落景区建设开始后,附近的神龙川景区为村里引来了不少人气。”指南村党支部书记郤华锋介绍。

指南村以“姓古、树茂、景优、池美”称绝,村里有参天古木300多株,树龄多在百年以上。每到秋天,火红的枫树、金黄的银杏点染了整个村子,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

2017年11月,指南村正式与神龙川旅游公司签约,合作运营红叶指南村落景区。景区联运除了每年为村集体增加50万元收入外,还解决了景区管理运营不专业、交通安全存在隐患等一系列问题。

“引进专业化的运营团队后,以前没人管的问题有了专人管理,村庄面貌大大改善。”郤华锋说,“最多时一天有1万多人来旅游,去年村民人均纯收入2.8万多元。”

村落景区有了“管理员”,景区运营在细枝末节上都更加完善了。陈嫩华介绍,目前首批10个村落景区中,有9个已成立了运营公司。

如何选择合适的运营商?临安设置了门槛和制度:由区一级政府部门对投资运营商进行评估,主要考察其策划主题活动、统筹业态资源、市场运作等能力,经双向选择后,再进行合作;赋予乡镇、街道自主权,可根据村落景区定位,寻找适合自身发展的投资运营商。

在具体操作中,临安也秉承几条原则:摒弃“唯资本论,唯投入论”,以运营商的能力论英雄;保护村集体的利益,鼓励双方结成利益共同体,运营商的策划方案必须经过区级层面聘请的专家审核通过;最大程度激活乡村闲置资源,尽可能带动更多农民增收致富,也带动村集体经济发展。

为了帮助各个村落景区“招亲”,从去年5月开始,临安连续举办多场投资运营招商会,由各个创建村的村干部上台介绍定位需求,再邀请投资商进村实地考察。

“引进来”后还需“扶一程”。区旅游部门主导成立了由文化、旅游领域10位专家组成的智囊团,定期组织村镇代表、运营商召开碰头会,共同为村落景区的规划、运营和管理出谋划策。

第一个成功“联姻”的清凉峰镇杨溪村村落景区运营商为临安旅游集散中心有限公司,村集体经济组织以游客服务中心、农业观光区等设施入股,运营商则以资金入股,共同开展村落景区的资源梳理、旅游开发等工作。

如今的临安,借助创新驱动,用理性的乡村经营模式,唤醒了城市人“向往乡村”的感性消费观。“诗意地栖居”催生了农村发展的新型业态——这里既是城里人向往的休闲乐园,也是农村居民的幸福家园。